一、乡巴佬看画听曲


    2020-06-14


    这个专栏,是一个乡巴佬偶而听到的,看到的艺术大师作品的随想录。

    初初听到大师盖希文的<一个美国人在巴黎>,好惊奇,惊奇于大师对巴黎的惊奇。原来美国大师到了文化古都,惊奇得难以自制,都忘了大师他理所当然的文雅高尚和矜持,好有一比,就差不多是<红楼梦>,刘佬佬进大观园处处惊叹一样。

    一、乡巴佬看画听曲

    等到知道了他是出身坎坷的犹太人,曾是街头小混混,乞丐,小偷都干,没从什幺贵里贵气的音乐学校得到完整高尚的正规训练,作品元素还来自和高尚学校距离遥远的底层黑人,才觉得难怪如此。

    没人闻问的凄苦黑人世界,不只是他音乐的基本元素,更透过他,美国奠定了自己在古典音乐的风格,让美国有可以辨认的脸孔。

    后来,乡下小镇画家陈来兴受到紫藤庐老闆周瑜鼓励要到台北来发展,画了一些台北街景,画充满了惊奇和感动,我说这不是盖希文<一个美国人在巴黎>的油画版吗?

    一、乡巴佬看画听曲

    乡下艺术家进城,充满乡下人的感动,有一个和盖希文,陈来兴完全反其道而行的,那就是夏戈尔。

    一、乡巴佬看画听曲

    同样乡下人进城,陈来兴,盖希文情不自禁地感叹他看到的繁华世界;但夏戈尔到了城里对繁华世界视若无睹,反而没完没了地向城里高雅的淑女,绅士喋喋不休地倾诉他故乡的动人故事,不管是乡下小儿小女的纯真爱情或被残酷的战乱碾碎的神的世界,直到牛羊鸡犬⋯那幺梦魂牵挂,但总那幺乡下。

    难以想像的是画的儘是些乡鄙图像,伟大的史诗性格却倾泻而出。

    我是乡下人,又不是艺术家,虽曾号称到过美术馆,博物馆,小剧场「最多次」的国会议员——其实也就是那幺几次了,就够第一名了,真是!艺术家也没认得几个,画也没见过几幅,乐曲就更不用说了,但面对大作,偶而如进城的乡巴佬,很兴奋是有的,于是把零零星星的随缘,回忆一下,记录下来,名为<乡巴佬异艺录>,每週二、五,将在<想想>上逐一发表。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优德亚洲w88官方网址|城市生活消费门户|提供生活难题解决方式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 申搏sunbet360